应下降危害公共交通工具行动的入刑标准

发布日期:2019-05-21 09:47 

  【光明时评】

  作者:常枝长(媒体评论员)

  据媒体报导,日前,南京航空航天大学CZ8427南宁—曼谷航班,因旅客向飞机投掷硬币而延误78分钟起飞。报导称,该旅客已被公安机关依法拘留。此前1周,天津航空GS6681呼和浩特—赤峰航班,由于旅客向发动机投掷硬币致使航班取消,呼和浩特机场公安分局民警随行将涉事旅客带离飞机。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以来,4个多月的时间里,全国各地机场已产生了6起伺机旅客向飞机投掷硬币事件。其中每起事件,都给航空公司和伺机旅客造成了不菲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侵害。这些事件的肇事者虽然都依法依规遭到了处理,但是,其所遭到的处罚与其所酿成的危害相比,明显太轻,而这最直接的显在后果,就是在短时间内此类事件明显增多。与此相类似,高铁运行列车因乘客吸烟而减速或中途停车的事件也不断产生。

  明显,摆在眼前的问题,是现行有关向飞机掷硬币和其他危害公共交通工具行动的法律和法规的处罚适用标准,已与现实情况有1定程度的脱节,有必要进行修改或修订。从自行车时期进入汽车时期,从低速交通逾越到高铁交通,从陆路旅行到航空旅行,交通工具的速度愈来愈快,其精密程度愈来愈高。不像以往自行车扎胎、汽车抛锚,现代高速交通工具对其系统运行条件的要求愈来愈高,任何瑕疵都有可能造成交通工具的损毁或危及乘客生命。即使高铁减速缓行或暂停,也有可能打乱路网的调度,并由此引发其他意想不到的危害后果。

  因此,对向飞机掷币祈福者和在高铁上吸烟者的处罚,就不单单是对愚昧迷信行动的惩罚,也不单单是对吸烟成瘾的惩罚,而是对危害公共交通工具行动和扰乱公共交通运行秩序行动的惩罚。从危害后果看,迄今为止的掷币祈福行动和1些高铁吸烟行动,都给运输企业和乘客造成了较大的经济损失。这类损失所对应的社会危害性,仅以治安性行政处罚应对,已不足以保持法律惩罚与社会危害性之间的平衡。

  向飞机掷币祈福行动的危害性后果,从某种角度而言,还不能以既遂后果而计。掷币祈福的危害后果如果既遂,那是非常惨痛的。但是,实际上,掷币祈福的已遂危害后果已大于许多刑法所列罪名的犯法行动的危害后果。从上述最近两起掷币祈福事件看,1起事件造成航班延误1个多小时,其后果也将致使该机后续航班的延误和飞机保障和航路资源的调剂;另外一起事件则直接造成了航班取消的后果。

  这就是说,已产生的掷币祈福行动所酿成的后果,依照现行《刑法》的入刑标准,已足以入刑处罚,而不是仅仅以治安性行政处罚了事。由于这类行动的既遂后果10分重大,因此行动人的祈福动机已不足以归纳为愚昧迷信。现行《刑法》对破坏交通工具罪的处罚有明确规定。鉴于高速交通工具的利用愈来愈普及,和掷币祈福和高铁吸烟行动不时产生,更是由于这些行动的既遂后果将严重危害社会,下降这些行动的入刑标准就很有必要。下降向飞机掷币行动的入刑标准,也就犹如下降饮酒驾驶行动的入刑标准1样,通过对其严厉惩办,从而减少此类行动的产生。

  

上一篇: 河南唐河回应政府办干部接访处置不当:严肃批评

下一篇:没有了